习近平在六安市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村民陈泽平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9 11:41 浏览:

习近平在六安市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村民陈泽平家中看望

自从一年前党中央作出在新形势下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部署后,业界掀起了强力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大潮,2015年被视为中国媒体融合的元年。但目前的媒体融合还处于探索阶段。面对媒体融合的狂涛巨浪,跟踪世界媒体融合发展的大趋势,梳理总结媒体融合特点,将有助于我们拨开迷雾,理清思路。

第一,互联网技术发展改变传播理念。世界著名媒体日益重视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辅助新闻产品的生产传播。英国《卫报》花费3年时间开发了一款分析工具“欧范”。利用这个工具,编辑可以分析哪些文章适合在何时、何种媒介及哪些人群中传播,以提高传播效率和媒体影响力。比如,一篇文章在“脸谱”或其他社交媒体上疯狂传播,却没有登上《卫报》头版或网站首页,编辑就会参考分析数据进行调整。相反,头版文章反响很差,却在“推特”上迅速传播,编辑也可以通过数据分析其中原因。大数据技术带来的另一项成果是“新闻机器人”的推广。自动化新闻生产技术,让美联社的财经收益类报道数量增长了10倍。据美联社统计,自动化新闻生产可以节省工作人员约20%的时间。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的引入,世界主要媒体的新闻传播理念发生了两个重大改变:一方面,在数据分析的辅助下,媒体更加关注受众参与,并试图理解受众,这比关注发行量或者点击率更有意义;另一方面,媒体竞争的焦点正在从速度转向深度,以分析和背景报道为代表的解释性新闻越来越具有价值。

第二,移动终端正在占领传媒领域制高点。据统计,,占媒体消费时间的37%,电视是81分钟,印刷刊物只有33分钟,超过30%的用户将移动设备作为其接触媒体的唯一渠道。我国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90后”,对杂志也有一定的兴趣,报纸几乎少有人问津。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数字化技术,正在引发一场新的传媒革命。这场革命比以往广播和电视技术带给传媒的改变更加剧烈而深刻。因为,以前新技术带来的只是拓展渠道,由社会精英向普通大众单向传播的模式没有发生过动摇,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是从思维到模式、从角色到手段的大洗牌。

第三,新媒体向传统媒体发起全面挑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新媒体定义为“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网络为载体进行信息传播的媒介”。新媒体借助技术后发优势及其蕴藏的先进互联网理念,对传统媒体构成了巨大挑战。2011年5月,创办仅6年的《赫芬顿邮报》,月独立用户访问量首次超过《纽约时报》,很多人形象地比喻为“6年战胜了100年”。2012年,这家新闻聚合类网站又成为第一家获普利策奖的营利性网络媒体。这是网络和社交媒体迅速成长并跻身主流媒体行列的典型案例,也集中反映了当前诸多成功新媒体的三大特质:

首先是出色的受众意识。统计数据显示,,而《赫芬顿邮报》。背后的原因何在?以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报道为例,《赫芬顿邮报》提出了

项目,催生了著名的“分布式新闻”。网站将需要报道的主题、内容制作成表格通过网站派发任务,网友自主领取,并将获得的素材交给任务负责人,由编辑完成相关报道。原本需要专业记者花费数月收集素材的工作交由若干网友分担,大大缩短了报道形成的时间,提高了报道质量,同时也激发了网民参与的积极性。《赫芬顿邮报》还鼓励普通民众通过评论、上传图片或链接等,对新闻内容进行再生产,使用户成为网站的建设者和参与者。其次是强化的社交属性。自2009年起,《赫芬顿邮报》与“脸谱”合作,开发了社会化新闻板块,以新闻为中心连接社会关系。2014年5月,《赫芬顿邮报》将自身的评论平台与“脸谱”评论平台打通,使新闻生产可以在更大的社交平台上得以完善,同时也扩大了《赫芬顿邮报》的用户群。最后是高质量的内容。《赫芬顿邮报》的核心竞争点,并不是对新闻信息的及时报道,而是对新闻信息的多元化解读和公民记者的多角度评论。《赫芬顿邮报》为公民记者发布新闻评论提供平台,同时邀请政治界和文化界的著名博主、专栏作家发表评论。编辑将其他网站的新闻信息改写为短小精悍并能引起关注的话题新闻,使用户能在短时间内获取所需信息。

第四,创新思维比规模扩张更具影响力。越南通讯社网站运用说唱来吸引年轻受众,新加坡《海峡时报》围绕娱乐、教育和旅行创建了3个社区网站。这些小型媒体的做法同样对全球媒体产生了广泛影响。去年5月,一份内部报告《数字化背景下的报业转型

《纽约时报》创新报告(2014)》在网上披露,该报告对新闻编辑部的数字转型提出了5项建议:一是创建受众拓展职位;二是组建数据分析团队;三是创建战略分析团队;四是鼓励跨部门合作,零距离贴近受众;五是优先招聘数字人才。前不久,正式推出平台。这个平台的核心是尝试、分享,专门用于测试、评估并反馈所有试验性质的、有助于未来融合转型发展的新项目。广大用户可以提供意见、反响,并鼓励大家上传、分享自己的新创意、新设想,通过数据分析和技术验证寻找未来数字化发展的新路径。

第五,传播手段与形式日趋多样。2013年,美国传媒巨头甘内特集团旗下的《得梅因纪事报》,以4家家庭农场为对象,推出了名为《丰收的变化》大型解释性报道。除了利用文字、信息图表、音视频等元素外,该报还与一家虚拟现实技术公司合作,开发出虚拟现实的农场体验板块。利用专门头盔设备,读者可以在360

全景视角中身临其境地漫游,并完成各种收集“线索”的游戏。上线当天,报道点击率就达到了普通新闻的15倍。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和可穿戴技术的应用,新闻以一种游戏化方式呈现在受众眼前。目前,《纽约时报》等一些媒体已经在研发这方面的专门产品。随着类似谷歌眼镜、脸谱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普及,游戏和虚拟现实将极大改变新闻媒体讲述故事的方式。未来,随着4、全息投影、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新闻传播可能将以现在难以想象的形态出现。

颠覆传统传播理念,实现媒体与用户的深度融合。移动互联网打破了森严的媒体行业壁垒,传播变成一门所有人对所有人的艺术。游戏的选择权和规则的制订权都不再为媒体专属,更多地转移到了用户手里。所以意见指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而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现代社会的传播模式整体经由大众传播、分众传播向精确到人的传播发展。新的媒介技术通过信息的聚合、匹配,可以帮助人们提升传播的适用性。这种趋势下,关注用户的“类型”比群体“数量”对于传播的价值更大了。不同于工业时代的规模经济,细分领域、小众需求已能够被很好地满足,产品和服务的个性化变得越来越重要。对媒体融合发展来说,无论是媒体内容的融合、渠道的融合还是组织的融合,都需要越来越强调围绕个性化的“用户”进行技术、产品和服务的设计与构造,提供给他们更“个人”、更“智能”的服务。

通过流程再造实现媒体组织形式的重新建构。传统媒体一般在采编、经营等方面有着各自相对独立的组织结构,而且按照“新闻线索编辑-见报”的流程独立运作。这种组织架构和流程被证明已经不能适应平台化、集团化的媒体竞争。所以很多大型媒体集团都在谋求结构重组、流程再造,实现“一次采集、多元发布”的全媒体生产。然而,新的媒体组织形式,除了要适应目前的变革要求,更重要的在于持续支持变革、推动变革。首先必须从战略层面重新确定“从用户出发,围绕了解市场、制订解决方案、传递价值”这样一个核心流程,建立统一思维,才能形成对媒体融合发展长远战略的共同认知。其次是实现扁平化管理。层级的减少可以带来信息传递的透明、及时。未来媒体的结构将向多元的网络式矩阵结构发展。在以绩效为基础的公开信息体系下,媒体团队的能力、价值能够清楚反映出来。每个团队,依据承担的任务或者项目进行划分和管理,不仅拥有相对灵活的自主权利,更因为规模较小,管理和激励更具有针对性。由此,传媒整体才能在不断变革中保持灵活性和战略实施的稳定性。

以互联网技术为支撑推动新闻传播的媒体革命。未来媒体将不仅具有传播信息内容的功能,技术革新将赋予其数字化、实时性和交互性的独特优势。可以断言,未来的新闻报道将越来越依靠技术。数据分析、网页技术,已经逐渐显现出重要甚至是不可替代的作用。未来随着4及5网络、可穿戴设备、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和成熟,新闻报道可能将以现在难以想象的形态出现,带给我们越来越丰富的体验。

通过研究媒体融合发展的特点及趋势,可以得出这样的启示: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技术、互联网众筹(包括对资金、内容和人气的众筹),已经成为媒体融合发展的5个核心要素。抓住这些要素,至少在媒体融合道路上不会犯方向性错误。但要走好融合之路,围绕这5个要素,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与探索。

这位曾经的苏联驻华外交官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大多是平房”,很多人“冬天用煤炉子取暖”,“街道就是自行车的海洋”,“最不可思议是,自行车原来可以做很多事,例如搬运一个三开门的大衣柜”。

泽连科夫前些年又造访了中国。他描述,北京已是“世界级大都市”,冬天“采用清洁能源集中供暖”,“街道上汽车川流不息”,最让他兴奋的是,“从北京坐高铁只消半个小时,就能到天津吃狗不理包子了”。

扎哈罗娃对改革开放的描述则温婉而充满画意:“改革开放的中国,好似一朵美丽鲜花,瓣瓣绽放。”

扎哈罗娃的父亲是苏联外交官。上世纪80年代初,扎哈罗娃随父母第一次来到中国。彼时的中国,改革开放伊始。她回忆说,那时北京街道上的人们大多穿着绿色或蓝色上衣,剧院和博物馆也不是很多,妈妈经常带着她去北海公园和宋庆龄故居。

而到了90年代扎哈罗娃一家人第二次来到北京时,“我发现人们更爱笑了,不仅穿着更加时髦,还积极学习外语,喜欢和外国人交流”。“在北京的生活,为我打开了感知中国的大门。”扎哈罗娃说。如今,作为外交官的她仍然会经常出差到中国,见证中俄关系不断深入发展。

“对我来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一个政治、外交术语,更是儿时的回忆和感受。”扎哈罗娃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泽连科夫和扎哈罗娃用直观感受描述中国的改革开放,:包产到户、市场经济

“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是因为中国领导人有着坚定的政治意志,无惧改革困难,”奥斯特洛夫斯基说,“中国政府擅于通过试点,验证改革效果,总结经验教训,择优实施推广,从而快速增强国家实力,提升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中国居民生活在改革开放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40年改革开放,40年合作发展。从引进来到走出去,从人员交流到技术分享,在中国和俄罗斯这对全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近邻之间,不断涌现守望相助的动人故事。

1994年10月,时年63岁的俄罗斯应用化学科学中心总工程师西特里维应邀带领专家组来到中国,在浙江省衢州市巨化集团担任技术指导。扎根中国24年,如今的西特里维已是白发苍苍。在他指导下,巨化集团的各类氟化工产品和工艺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蜕变,完全实现了产品替代进口、破除外国垄断的目标。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西特里维说,“通过巨化这个缩影,让我看到浙江,甚至整个中国,在它美丽富庶的身后是千千万万的人民、众多企业在奋斗拼搏。”

西特里维是改革开放初期为中国提升生产力、提高国际竞争力的许多赴华外国专家中的一员。而今天,中国与世界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当年的“学徒”开始用新技术装扮“师傅”的家园。

上世纪50年代,一批苏联专家参与了北京地铁的规划设计。如今,中国企业带着全球领先的地铁技术前往俄罗斯,在莫斯科地铁改造扩建工程中承担隧道盾构掘进和车站主体建设。项目总工程师瓦季姆评价:“中国设备十分先进。俄中双方的工程师协商解决问题,就像兄弟一样。”

如果说改革开放拉动了中国与欧亚地区合作的列车,十八大以来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则成为这趟列车提速飞奔的新动能。

棉花种植业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农业支柱产业。2014年,中国中泰集团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联合启动了中泰新丝路塔吉克斯坦农业纺织产业园项目,在当地打造现代化棉花产业基地。短短3年时间,产业园从图纸变成现实,逐渐形成种植、销售产业链。

在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自2003年起在当地推广棉花种植技术。作为第一批采用中国种棉技术的吉尔吉斯斯坦棉农,努尔迪诺夫告诉记者,采用中国技术之后,棉花的产量从每公顷3吨增长到了5吨,他的种棉收入也随之大幅增长。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棉花种植、铁路等领域,中国企业大力推动本地化,加强对当地员工的技术培训,承担更多社会义务,将中国技术、投资转化为各国的生产力,为丝路沿线各国民众带来更多福祉。

哈萨克斯坦政治学者阿姆列巴耶夫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和商人到哈萨克斯坦投资兴业,促进了经济转型,提升了经济质量,为当地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哈方希望通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发展过境运输,推动商品出口,成为连接亚欧大陆的桥梁。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